我是涔汐 / 深度思考 /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分享

   

【鑫航集運教學】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2020-12-30  我是涔汐

    文    /    張涔汐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前段時間,涔汐寫了一篇:《天道》揭開:底層窮人的逆襲,需要扒掉這5層皮的文章,引發了很多的讀者的共鳴。

    關於《天道》這部啓迪人心的作品,涔汐已經寫了不少剖析的文章,後來特意做了一個專輯,汐粉們可以點擊專輯直接查看歷史系列文章了。

    對於《天道》這部劇,很多讀者讓涔汐繼續深扒,還想通過涔汐的文字,拔高自己的認知。

    今天,涔汐就從“圈層”的角度來談談《天道》這部劇。

    很多人都想通過認識高人,抱上高人的大腿來實現人生逆襲之路,但是這條路到底有多難?

    接下來我們開始分析:


    01

    你跟人家不是一種人,憑什麼跟人家成為朋友?

    肖亞文是丁元英德國私募基金的助理,法學專業畢業,有着留學經歷,跟隨着丁元英1年的時間,在股市上創造了奇蹟。

    但是,當丁元英決定解散私募基金,讓肖亞文安排一個清淨地方的時候,肖亞文找到芮曉丹,想將丁元英安排在古城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芮曉丹瞭解情況之後,説出了自己的見解:

    你讓我安排住處,是想私募基金解散之後,還能跟他保持聯繫,慢慢成為朋友?

    肖亞文回答:

    朋友?不可能,認識、熟人,夠得上説話就已經很不錯了,咱們跟人家不是一種人,憑什麼跟人家成為朋友?

    我非常欽佩肖亞文的一個優點:

    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在什麼位置,雖然給丁元英當了1年的助理,見過大錢,但沒有得意的忘乎所以,她記住自己就只是一個打工者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現實生活中,卻有很多人把所有認識的人都當成自己的人脈,當成自己的朋友,自己的圈層。

    幾年前,我身邊一個朋友總是吹牛説,手機裏有某個知名上市老總的電話,我説:你打一個電話,讓他辦事兒吧。

    他立刻就歇菜了。

    打工者有打工者的圈層,老闆有老闆的圈層。不能因為給高人打工,就把自己看成了高人,就想融進高層的圈子。


    02

    別人對你的尊重,是因為別人優秀,而不是你優秀。

    芮曉丹去北京找韓楚風,調查丁元英的時候,提前跟肖亞文通過電話了。

    本來肖亞文已經到火車站去接芮曉丹了,但是在火車站遠遠的看到了韓楚風,立刻躲了起來,然後回公司上班了。

    事後,肖亞文解釋了這個事兒:

    你的面子太大了,我如果硬是往上湊就太不知趣了,悄兒沒聲回來上班吧。要是連這點兒眼神都沒有,早就餓死了。

    韓楚風接你的規格會很高,而你覺得自己值這個規格,那你就錯了,值這個規格的不是你,而是丁元英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那個圈子,不是你給人家過篩子,而是人家給你過篩子。本來你還有點兒自信,經他們一關懷,也就被摧殘的差不多了。

    説來説去,不是那個圈層的人。

    在圓桌派,竇文濤有一次提到,他曾經進入那些富豪圈子,他也跟着這些人消費,過兩天生活壓力太大,受不了了,後來他總結了一句:

    咱們不是那個圈子裏的人,別硬往上湊。


    03

    圈子的背後是共同的文化底藴、思想高度。

    芮曉丹擺了一個鴻門宴,本來是想羞辱丁元英一番,於是請了所裏的3個有文化的同事。

    我們再來看看這個酒桌上的人,農民身份馮世傑,三個所裏的文化人,飯店老闆歐陽雪,再加上芮曉丹,先每人輪番給丁元英敬一杯酒,接着三個所里人出了一個餿主意,一人來一個打油詩。

    其實就是想見丁元英出醜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當丁元英把詩説出來的時候,所裏的三個人知趣的賠禮道歉,走人了。

    很多人看不明白為什麼?因為這三個人明白了,自己跟丁元英根本不是一個文化等級,思想高度的人。

    臨走的時候,對芮小丹説:我若要有你這樣的朋友,我不會那樣羞辱他的。

    我們再來看看馮世傑,他故意在葉曉明的店裏,找丁元英的茬:你説唱片的穆特小提琴為什麼拉得不好?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丁元英來了一段:穆特、海飛茲、佛雷德里曼的對比。

    在後來,馮世傑退股後,還專門道歉:

    丁哥,有件事兒我需要跟你道歉,你還記得我那次對丁哥特別的不禮貌,我當時是故意的,我是想跟你接上茬,拉拉關係,然後再請你吃頓飯套套近乎, 這事兒我想起來,我一直覺得是在欺騙。

    其實,最開始馮世傑的那點兒心思,誰都看明白了,只是沒有明説罷了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我們再來看看,如果沒有芮小丹想給王廟村扶貧這個願望,丁元英會跟歐陽雪、馮世傑等古城王廟村的其他人扯上關係嗎?

    根本不可能!

    馮世傑也説過:丁先生那種人,豈能是我們這樣的人夠得着的呢?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事實上,即便最後丁元英加入了扶貧計劃的隊伍中,但是王廟村的3個人,也沒有跟丁元英有更深刻的交集。

    因為不是一個文化、思想高度的人。


    04

    圈子的背後,是實力相當。

    我們把經常打交道的人羣,或者遇到困難求助隨時可以得到幫助的人羣,定位一個圈子。就好比,歐陽雪有困難隨時可以找到芮曉丹一樣。

    而放在手機裏八百年不聯繫一次,或者有困難求助人家懶得搭理的人,根本就不算一個圈子。

    我們看看《天道》中的幾個圈層:

    • 1、頂尖精英分子:丁元英、韓楚風、德國的華人企業家朋友;

    • 2、小老闆、高級白領:芮曉丹、歐陽雪、肖亞文 ;

    • 3、小商小販:馮世傑、葉曉明、劉冰;

    • 4、底層人士:王廟村的農户。

    這4個圈層也跟我們現實中的圈層一一對應,如果芮曉丹和丁元英之間沒有情侶的關係,這4個圈層之間不會有太多的交集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肖亞文還是當自己的白領,馮世傑還是當自己的小商販、歐陽雪還是好好開自己的飯館,丁元英還是跟韓楚風論道。

    用肖亞文的話説:能跟他們説話,都夠不着。

    但是,我們再來看看,當芮小丹跟丁元英成為情侶的時候,歐陽雪和肖亞文作為芮小丹的2個孃家好友也跟着升級了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肖亞文成為格律詩的掌門人後,給韓楚風送車的時候,韓楚風帶着詫異的眼光問:亞文,你現在又叫大哥(丁元英),又説公司,你這話裏有東西啊。

    肖亞文説:跟着丁總混了2年,剛好趕上了一個機會,就漲級了。

    其實,這個時候以肖亞文的身份,不再是給人打工的白領,而是商界的女企業家的身份。

    説白了,此時以肖亞文的實力和身份,可以進入精英圈層了。

    涔汐並非貶低某個圈層,只是揭開了赤裸裸的現實。

    想進入一個圈層,本質還是得先掂量自己的實力和分量,一個圈子裏的其他成員沒有那麼傻,你想進來就能進來?你想讓我幫你,我就幫你,我需要先問問憑什麼?

    這個憑什麼就是你的實力和價值。

    現實生活中,若真遇到像丁元英這樣的高人,底層的人抱上他的大腿的可能性太小了,小到幾乎為零。

    《天道》讓我明白:圈子不同,不必強融

    就像現實中《歡樂頌》中的安迪,根本不可能跟邱瑩瑩成為朋友一樣的道理。

    説到本質,要想突破圈層,還是靠自己,實力到了那個位置,自然就到了那個圈層。

    劉冰曾經乞求丁元英説:希望丁哥,給我一個機會。

    丁元英回答:只有你行了,你才有機會!

    作者簡介:我是涔汐,數篇文章全網千萬閲讀量,個人新書《你的努力,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》。幾百篇職場乾貨,期待你的關注。歡迎關注:@我是涔汐,500萬字的原創深度文章,快速讓你增值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